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稻草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e.com/?8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疫情下的沉思注定不同凡响

已有 332 次阅读2020-5-21 12:34 |个人分类:时事评论|系统分类:随笔评论

  现在人们过年的时候,总喜欢借当年的“生肖”来道贺,表达一种吉祥。不知不觉,我们的微信和短信里,生肖的图案和字样,绩绩然,飘来倏去,就非常热闹了。或许人们就是在这种热闹之中得到喜气吧。而至于生肖是怎么来的,人们就只说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还有一个星座,现在的有一些少女们迷恋这个,说很准,一些少女甚至以此来寻找自己的对象。有一些星相学的人也出来解释说这是西方的传统文化,说是有科学依据,说得头头是道。这样,少女们更加相信,这一定是科学。当然,很多女孩是不信的,只是当作消遣。
  说来也巧,生肖和星座都是按十二个来作一个基本演算周期的,只是一个是按年份,一个是按星空位置。这“巧”字下,会是一种科学的规律吗?
  一直以来,人们也只是把“十二”当作一个美好的“谜团”装在怀中。
      这种神秘的谜团里有一个“鼠年”的“生肖”,总让人们过得不愉快,大家又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今年恰是鼠年,新冠肺炎的瘟疫真的象和“鼠年”约定的一样出现了。于是乎,人们的工作也就嘎然而止,都在家呆着,有的躺着作贡献,有的人陷入了“沉思”。
  这种沉思一部分是“疫情”逼着人们去“反思”,一部分是继续以往的思考。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薄伽丘在1348年的意大利佛罗伦萨“鼠疫瘟疫”期间,反思了这场灾难。他认为这场灾难与当时教会统治的黑暗腐朽有关。于是,他在1348年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写了《十日谈》,他以现实主义小说的钥匙开启了欧洲文艺复兴的一扇门。《十日谈》也成为了欧洲人改变命运的一篇不朽之作,意大利近代评论家桑克提斯曾把《十日谈》与但丁的《神曲》并列,称之为“人曲”。
  在“继续以往的思考”上,牛顿是一个杰出代表。他在1665年的伦敦“鼠疫瘟疫”中,回到了家乡的农村。他在那里继续他在剑桥大学的思考,思考万有引力和一系列的物理学规律。他的经典力学的大部分创新就是在那期间完成的。他这一沉思也彻底改变了人类社会的命运。他复兴了科学,变革了科学,开启了新科学的伟大征程。
  同样地,中国人吴建勋也在今年的“新冠温疫”中反思这个“十二生肖”的鼠年为什么会这样,也在反思社会现实。现实告诉我们人类的社会发展方式出现了问题,极端不尊重自然,金钱统治一切,这些“极端”都是灾祸的根源。
  他揭示出人类社会的三大典型的社会主义模式,他警告人类社会要升级了,迫在眉睫。他在他的《思想在思考》三部曲之后,又于疫情期间完成了《客体、观念科学和数学的本质》揭示了划时代的自然科学和观念科学的规律,为人类未来的发展开辟了道路。同时,他也揭示出“十二系统逻辑”,搞清楚了中国人提出的“十二生肖”是怎么来的,它只不过是一个地球公转的温度变化的“十二系统逻辑结论”。所谓“鼠年”的属性,其他“生肖”的属性也只是人们的一个统计规律罢了。目前来讲,这种统计是不精确,比较模糊的。当然这个规律也遵循“宇宙阴阳坐标系”的规律,会有一些阴阳相对的规律显现,这也是需要以“阴阳对照”的事实为基础去解释的。如果人们过度去解读温度之外的十二生肖的属性,那就偏离了规律,就不对了。
  至于星座也是用“十二系统逻辑”去解读的,当然,那个就有点玄了,美眉们,因为星系是遵循“星系周期表”规律的,古代人的观察力有限,不可能准确表达星系规律。可以这样理解,星座主要是一种文化意义,娱乐休闲。
  因此,我们说,疫情下的“沉思”,有时是改变人类命运的。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0-5-26 21:30 , Processed in 0.022010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