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稻草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e.com/?8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私有化分子为什么近期特别疯狂了

已有 463 次阅读2017-4-16 17:13 |个人分类:时事转帖|系统分类:转帖-时事政治经济

      私有化分子最近对公有企业展开了全面的进攻:一是以混合制改革为掩护搞私有化。混合制要确立公有企业的主导地位,而不是搞私有化,这个已经在前面的博文中讲了不重复。二是东北再次成为私有化分子疯狂进攻的重点。三是资本主义末日的来临让私有化分子坐立不安,它们的孤注一掷想搞垮中国也是必然的。下面的这篇文章,就是一些坚持不懈搞私有化近四十年的人,这次公然明目张胆地在东北要求东北私有化,还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公开向全国人民挑战。
=====================

东北国企如何昂起振兴龙头?

光明日报
      东北三省有7000多家地方国企,总资产超2.8万亿元,2015年净亏损52.7亿元。国企是东北振兴的龙头,如何通过改革释放出国企活力?日前,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在沈阳共同主办了一次东北振兴论坛,与会专家围绕国企改革进行了深入研讨。调整国有资本配置国企改革的痛点在于活力不足,增强国企活力的重点是要把企业推向市场。与会专家认为,国有资本配置的战略性调整是国企改革的一个突破口。“像辽宁这样一个国有资本、国有企业比重比较大的省,能够下决心来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可能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经济学家许善达指出,实现混合所有制,不仅仅是民营资本跟国有资本之间多元化,国有资本本身也要多元化,要有不同股东作为出资人代表,这样在决策方面就避免了所有决策只有一个股东的弊端,提高了决策的科学性,这是国企能够市场化运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建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只会搞私有化)企业研究所所长马骏建议,可以将投资运营公司作为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的突破口。一是以股东身份参与出资企业治理;二是理清与政府的关系;三是重新组建一个精干高效的专业化资本投资运营机构,以后台的科学决策支撑前台的投资、持股。东北是国企重镇,以往国企好时动辄挤压民企发展空间,不好时又连累民企。如何协调二者关系,形成协作共赢的局面?
      与会专家提议东北要在市场开放中为社会资本拓宽制度空间。“东北三省民营经济占GDP比重超过50%,但与60%以上的全国水平相比,至少还有10个百分点的增长空间。更突出的矛盾在于,东北地区民间投资增速出现大幅下滑,2016年下降24.4%。”据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专注私有化的邪恶研究院)副院长夏锋呼吁为民营资本拓宽制度空间。全国工商联原研究室主任陈永杰提出“三退三进”的建议。“三退”是指东北地区国有企业要从所有小型工业企业中退出,从所有长期低效益与负效益的行业中退出,从所有长期低效益与负效益的企业中退出;“三进”是指东北地区可以重点发展在全国有长期优势的国有企业,发展行业龙头与骨干企业,发展承担国家特殊任务与功能的国有企业。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长期搞私有化的顽固分子)提出,应当鼓励、支持民营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及其他垄断领域,更大程度地放宽市场准入,使国有企业退出国企非主业领域,通过多种形式促使社会资本、外资参与国企改革。推动服务业和制造业大融合“从上世纪中期开始,信息技术出现了三次大的革命,第一次是数字化产业革命,第二次是上世纪末到现代,正在不断深化的互联网革命,现在我们看到是智能化正在兴起。”马骏说,智能互联时代的显著特点就是产品从硬件为主转变为软硬并重,企业与用户从一次性交易转变为长期服务。然而,东北一些国企还没有做好迎接智能互联时代挑战的准备。东北大学校长赵继坦言,东北地区仍存在着高校科研院所“供给相对丰富”与区域企业“需求明显不旺”并存、科技成果转化“流出严重”与“本地转化率低”并存、“科技研发投入不足”与“科技成果转化渠道不畅”并存的尴尬局面。为此,他建议尽快构建科技成果转化的东北区域一体化体系。服务业和制造业大融合是智能互联时代出现的新趋势,目前德国的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已达70%,广东也达53.1%,而辽宁仅为35%。
     夏锋提议,辽宁应抓住13亿人消费结构升级的重要机遇,以国有企业为重点,实现由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的转型。创造宽松环境“现在改革的条件远超20年前,但一些部门改革的精神状态和探索创新精神似乎还不如20年前。”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指出。东北有沈阳金属、沈阳自动化、大连化物、长春光学等一批国家级科研院所,有哈尔滨工业大学、吉林大学、东北大学等一批国内知名一流高校。然而,这些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实力并未在东北得到充分释放,有七八成成果没在本地转化。由于体制机制的原因,个别国企在与科研机构合作或购买科技成果时,最先考虑的往往不是合作或成果本身的实用性和潜在价值,而是将风险防范放到第一位。为此,周放生呼吁,要为推进东北国企改革创造宽松、宽厚、宽容的“三宽”环境。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7-12-15 12:30 , Processed in 0.020616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