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燕山红场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e.com/?7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十多年来的同仁- ”莫大“亚非学院俄罗斯汉语女教师的丈夫是当年的队长…. ...

热度 2已有 1656 次阅读2018-1-10 07:05 |个人分类:转帖|系统分类:转帖-见闻

 

 

20141022日,发生在19935月的中俄国际列车大劫案,前后20年间持续引发世人关注,并以一案判处29人死刑,成为中国法治史上罕见的案例。当年曾参与办案的北京铁路公安局处长艾安军以及目前侨居在俄罗斯的前铁路治安队队长姚一,再次向记者讲述了这起惊天大案的来龙去脉。

 

曾任北京铁路治安队队长的姚一介绍说,当时每个倒爷从北京出发时都随身携带几十包的货物。一件皮衣进价不到100元,但倒卖到俄罗斯,价格蹿升到四五百元。火车出境后到达每一站,他们就扒着窗户卖货。当年倒爷们跑一趟需要半个月,但每趟都能赚一两万元。

由于不愿再辛苦背货,一些倒爷想到了“要想美元来得快,不如上车把脚踹”,盯上了k3/4次国际列车商贩们的货物和钱财,从背货的倒爷变成了“背刀客”。

作案 4伙匪徒洗劫66

1993526日,开往俄罗斯的K3次国际列车出发10多个小时后,到达中国边境站点二连浩特,中国乘警按规定下车,列车随后驶入蒙古国境内。

当天共有4拨凶残暴徒在境外等候这趟从北京发出的列车。

第一伙劫匪头子是蓄着大胡子的“小军”。在小军的指挥下,劫匪手持瓦斯枪、匕首、手铐等凶器开始抢劫。他们闯进列车包厢,向乘客索要护照、钱财,并将受害人捆绑起来毒打搜身,从扎门乌德一直抢到乌兰巴托,一名浙江妇女先后两次被人持刀抢劫、强奸。

527日中午,列车到达乌兰巴托,该伙劫匪满载而归下了车。当晚23时许,列车到达伊兰站。第二拨以朱兴金(绰号“朱三”)和“二姐”赵金华为首的抢劫团伙又窜上列车。从27日晚开始,赵金华等人一直在车厢内抢到了31日。

531日列车到达俄境内,此时,牛顿等劫匪又上了车,血洗国际列车的悲剧发展到了极点。

当列车行驶到临近莫斯科的时候,朱兴金抢劫团伙遭到包厢里4个旅客的强烈反抗。朱兴金脑袋被用啤酒瓶砸得头破血流。赵金华闻讯火冒三丈,带领十几个人疯狂砸门、踹门。  经过几十分钟抵抗,包厢内的房门已松动,旅客们吓得脸色发青,幸好此时K3列车已经快要驶进莎利亚站,速度放缓。包厢内的旅客砸碎了车窗,跳窗狂奔。

赵金华丧心病狂地将列车紧急制动闸拉了下来。停车后,一群劫匪跳下火车,经过十几分钟的搜索,终于在铁路旁边的白桦林中发现了4名旅客的踪迹。  歹徒一拥而上,对先前用啤酒瓶砸伤朱兴金的那个旅客连刺数刀。而另外3名旅客则被歹徒用乱棍打倒在地。当地居民后将受害者送往医院并报案。 列车到达布伊站,接到报警的当地警察登上列车,赵金华等人提前溜下了车,坐出租车返回莫斯科。次日,朱兴金、赵金华等部分劫匪被俄警方抓获。

66夜的行程里,这趟列车先后被4伙匪徒洗劫,变成“厄运列车”,据不完全统计,有上百名旅客受害,20多人被打伤、刺伤,3名妇女被强奸、轮奸,被抢财物价值达百万元。

抓捕 写下生死状赴俄办案

使馆在63日以特级密函的形式将此情况报告中央。特急密函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重视。时任总书记的江 泽 民 批示:“此事令人发指,建议派得力干部去俄,尽早破案,予以严惩,否则不足以平民愤。” “中俄列车大劫案”被列为当年的四大要案之一。66日,公安部组织铁道部公 安局、北京铁路公 安局等部门召开联席会议,成立专案组。

艾安军介绍,经过专案组的初步侦查,参与列车劫案的犯罪团伙中,以苗炳林、牛顿、朱兴金、赵金华(“二姐”)为首的4个团伙势力最强,这些人多数在国内有犯罪前科,大多是北京人。

但当年中俄两国并没有针对跨国犯罪的完善协作机制。专案组成立后,公 安部便派出工作小组前往俄罗斯,一边帮忙审查引渡,一边伺机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

时任北京铁路公安处副处长的程亚力带领的是第一批赴俄干警。出发前他们写下了“生死状”,表示一定要完成任务。

行动小组到莫斯科后住在使馆的招待所里,但劫匪竟然派了眼线进行盯梢,一有风吹草动就通风报信。姚一回忆说:“我们要去抓捕人,从招待所出去还得跳窗户。”      行动小组决定利用当地黑帮人物李某。李某有中国血统,祖上就在俄罗斯做生意。

“我们花了12万卢布,相当于几千美金,请他们4个人吃了一顿饭,让他通过关系帮忙报信给莫斯科警方。”在程亚力等人的安排下,李某随后将牛顿的线索提供给了俄罗斯警方。随后在牛顿进行一次抢劫时,莫斯科第73警察分局警察将其抓获。后来按照正常程序,将牛顿引渡。

至当年8月,多数犯罪分子已被警方抓获,但一个抢劫团伙的头目苗炳林仍逍遥法外。831日深夜,程亚力突然听到有人拍打自己房间的玻璃。原来是一名外号“老长江”的线人来报信,说苗炳林刚回到莫斯科,住在一间出租房内。  凌晨6点,程亚力等人来到苗炳林的暂住地附近。为了不让警察误认为他们是小偷,成员全部躲在了距小区几百米外的树林中。7点整抓捕行动展开,睡得正香的苗炳林等3人被成功抓获。当时他们枕头下面放的全是匕首、鲨鱼枪。

后来小组又接到劫匪洪晓强回到莫斯科的线索。时任北京铁路公安局副局长的姜战林随即采取抓捕行动。他猛地撞开洪晓强等人住处的房门。“别动!”姜战林直扑过去,洪晓强是个出了名的亡命徒,竟然要掏出刀子顽抗,被民警合力擒获。姜战林通过赴俄工作小组与俄警方联系,将洪晓强移交俄罗斯警察局关押。洪晓强大言不惭地对俄罗斯警察说他是“蛋黄子孙”。中国警察愣了半天才明白,原来洪晓强把“炎黄”读成了“淡黄”。 但当年中俄两国并没有针对跨国犯罪的完善协作机制。专案组成立后,公安部便派出工作小组前往俄罗斯,一边帮忙审查引渡,一边伺机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

时任北京铁路公安处副处长的程亚力带领的是第一批赴俄干警。出发前他们写下了“生死状”,表示一定要完成任务。 行动小组到莫斯科后住在使馆的招待所里,但劫匪竟然派了眼线进行盯梢,一有风吹草动就通风报信。姚一回忆说:“我们要去抓捕人,从招待所出去还得跳窗户。”

                         10.01.18        于莫斯科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2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8-7-21 23:37 , Processed in 0.017124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