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我是虔谦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e.com/?349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关于河西走廊,硬写几句(附图)

热度 5已有 1216 次阅读2018-6-10 11:38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系统分类:原创散文

 

CCTV 拍过一个十集的历史文献片《河西走廊》。看完以后,我一直想写点什么,但一直写不出来。 两千多年了,河西走廊精神和物质的沉淀太丰富、太厚重了。用笔写出这份厚重,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哪怕只写出她的万分之一。

一切都始于汉武帝刘彻的高瞻远瞩、雄才大略,以及他手下年轻的猛将霍去病三次对河西的征战。要知道,河西之战离汉朝向匈奴纳贡进美女的时间并不远,汉朝开国皇帝刘邦所遭受的白登之围仍然让汉朝人惊魂。发迹于奴隶的卫青,龙城一役,粉碎了匈奴不可敌的迷思,为接下来汉对匈奴的战争打下坚实的心理基础。后来更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将军霍去病,横空出世,肩负起帝国托付给他的历史使命,于公元前121, 三赴河西,大战匈奴。


河西激战大捷后,汉武帝在河西走廊设置四个郡,每一个郡的命名,都彰显着一代帝国的雄心壮志和耀眼功勋:武威、酒泉、张掖、敦煌。不仅如此,汉王朝还在河西四郡最西的敦煌西边设置了两个雄伟关隘:玉门关和阳关。阳关的命名来自它处于玉门关之南。汉代,两关皆屯有重兵,驻守这一帝国西陲通向帝国心脏地带的咽喉地段,也护卫着这个东西文明的交流的门户。


在河西走廊上酒泉市的霍去病群雕。



两关的雄浑和苍劲辉煌的历史,激发了唐宋诗人的灵感,留下了千古传诵的《凉州词》(王之涣)和《送元二使安西》(王维)和《关山月》(李白)等。“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如今,阳关和玉门关的雄伟楼台已经被时间的长河风化,仅留下它们坚硬的赤色土墩,仿佛是一个民族裸露着的坚硬内核,一个民族脊梁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