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我是虔谦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e.com/?349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几年前获金奖的一篇散文

已有 786 次阅读2018-6-3 02:26 |个人分类:动态成就|系统分类:原创散文


虔谦:今天读来,这篇散文有数处可以改进。也好,今天看出昨天的不足:)


松蕾撒满安平桥


荣获首届大礼堂杯全国怀旧故事大奖赛金奖



  我们小镇西南端有一条五里长的古石桥,我们叫它西桥。小镇叫安海,所以,西桥又叫安平桥。儿时心目中的西桥就跟一座山、一棵树一样,自自然然地在那里,从来就在那里。


  黄昏,太阳快下山了,我和俞扬跑上了石桥。这是我们幼儿园大班生活的最后几天了。

  西桥的风景非常美丽。桥的东边有一片甘蔗林,透过林间小垄,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农田和青山。西桥边是一个辽阔的盐田,晚霞倒影在盐田水里,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大万花筒。


  “咱们开始拣松蕾吧。”我捅了捅俞扬。她没吱声,只是出神地望着沙沙作响的甘蔗林。

  “怎么啦?”我又拉了她一把。

  她突然轻声问我:“红丽,还记得住在我家后院的那个卖碗糕的老婆婆吗?”

  “记得,我还吃过她的碗糕呢。”

  “昨晚她死了。”

  “死了?……”

  “她跌了一跤就再也起不来了,她女儿哭得好大声!”


  我暗淡了一会儿,很快又明朗了起来。我开始沿着石桥找松蕾,想拣回一篮给祖母生炉子用。

  “红丽,你怕死吗?”俞扬在后面问了一句,我回过头来一看,她显得很忧郁。

  “我不怕,干吗要怕?”

  “我祖母,头发都快掉光了,我真怕有一天早晨她不起床了。”

  “我祖母不会死的。”我认定自己和自己的亲人与别人不同,死亡不会降临我们。

  “哪有不会死的人?”

  “我就不会,我祖母也不会!”

  “会的!”

  “你再说,我不跟你好了!”我愤怒了。

  俞扬像是没听见,她继续说着:“人死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好可怕呀!”


  我实在受不了了,提起篮子跑下了西桥。

  我一口气跑到了祖母跟前,一下子搂住了她。“祖母,您不会死,对不对?”

  “怎么问这个,小心肝?”祖母很惊讶。

  “告诉我,我们永远在一块儿,是不是?”

  祖母慈爱地摸着我的头:“当然喽,祖母总是在这里的,就像五里西桥总在那里一样。”

  “那我就天天到西桥上给祖母拣松蕾!”我搂着祖母的脖子。


  吃过晚饭,我搬了个小凳,挨着祖母坐了下来。

  “红丽,你知道那西桥是怎么来的吗?”祖母问我。

  我摇摇头。

  “传说呀,从前有一条凶猛的蛟龙在这里作怪,掀翻船只,吃掉人畜,闹得百姓不安宁。玉帝知道了,就派了个神仙,变出一条长虹来,捆住了蛟龙,把它锁在灵源山里。那虹后来就变成这五里桥了。”

  祖母的故事总是这么好听。我听得津津有味。

  “祖母,玉帝是谁呀?”

  “玉帝是天上的皇帝。”

  “玉帝不会死吧?”

  “不会,天上的人怎么会死呢?”

  天上的人......我若有所思。


  晚上,我依偎着祖母躺着。冬天时,祖母怕我冻着,每晚都要帮我把卷起的裤管一次次拉下来。夏天,我身上爱闹痒。

  “祖母,我背上痒。”半夜里我说。

  于是祖母就在睡梦中把手伸进我衣服里,轻轻帮我挠背……我睡着了,做起了梦,梦见我和祖母沿着长长的西桥走呀走,一直走到桥尽头。突然,祖母的身体变得轻盈,竟离开我飞了起来。她越飞越高,到了云端……

  “祖母,祖母!”我在梦中连连呼唤。

  “红丽,醒醒!”祖母拍着我的肩膀。

  “祖母,我梦见你飞到玉帝那里去了……”我揉眼呢喃,在祖母轻柔的抚摸和同样轻柔的笑声中重新进入睡乡。


  三十年过去了。当我和俞扬重新站在西桥上时,我们各自亲爱的祖母都相继离开了我们。

  “你是对的。”我说,“你还给祖母织了毛衣和帽子,我都没给我祖母做什么。”我心里伤感。

  “人生哪能都尽意。再说你的心意你祖母肯定知道的。”俞扬安慰我。“对了,还记得那位卖碗糕婆婆的孙女美玲吗?”

  “记得,你还跟她打过架。”那次俞扬和美玲因为抢松蕾而打了一架。

  “她走了。”

  “走了?!”我惊愕,“她跟我们年纪相当,怎么会……”

  “她得了很怪的病,两天就没了。唉,”俞扬叹气,“我当初不该踹她那一脚。”

  “小时候的事,都过去那么久了。”轮到我安慰她了。

  “五里桥成陆上桥……”俞扬若有所思地吟着郭沫若的诗句。

  “咱西桥是世上最长的古石桥。”我回应道,“你看现在,西桥又是水上桥了。”我指着桥两旁粼粼的波光说。改革开放后,家乡的人们在桥下建了人工河道并蓄了水。


  我注意到俞扬胸前佩戴着一个小玉佛。留在老家的她信了佛,飘洋过海的我信了主。和安平桥的初衷一样,我们丢掉了童年的迷茫和幻象,各自找到了生命的支撑。

  又是夕阳西下时,看着满天晚霞,想着西桥的千年伸展,尽管人生脆弱短暂,我们的心却有了温暖的依归,有了一份安然和宽广。 (本文原载《首届怀旧故事大奖赛获奖作品集》,文化艺术出版社 2012年1月)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8-8-21 20:41 , Processed in 0.028839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