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我是虔谦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e.com/?349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1-2)

热度 1已有 1965 次阅读2018-3-30 22:33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又见洛阳|系统分类:原创长篇小说(连载)| 人民日报海外, 中国作家


我的创作随笔《书写中华民族精神的一曲长歌 》 发表于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8年3月28日 ,转载 中国作家网 、光明网 等网站。

小说现在正在侨报连载,(见与读者见面:《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 介绍)谨跳过该小说的引子,先在这里发两集,等四月底旅行回来再计划后续,谢谢读者们!



第一部  出洛阳



一  洛阳左家



一千七百多年前的西晋时代,在洛阳城郊有一个叫左梁村的僻静乡镇。一条称作尹阳的河流流经乡镇西北端,使那个角落成了左梁最神奇的地方。尹阳河北岸上有一株不知活了多少岁的古槐。初寒乍起,古槐就迫不及待地掉光了叶子。即便它叶子落光了,它的枝枝杈杈依然撑着左梁的半个天空。而当春季来临,百花急急争艳时,古槐却是慢条斯理,不慌不张。五月里的一个早晨,当人们一觉醒来,会发现那古槐一夜之间新绿全上!左梁人抹抹眼睛看着古槐半空抖擞的一树嫩叶,感觉他们好像睡了一季!
尹阳河南岸,一丛丛灌木,铺盖着一片满是碎石瓦砾的土坡。那里,有废置的石磨盘,有黝黑的土墩子,像是一个一个失落了主人的故事。沿着河滩,人们不时能拣到一些怪异的、或是漂亮的石子。


那时,三国的混战才结束没多久,刘备、曹操、诸葛亮、吕布、关羽、周瑜等等英雄好汉们的事情,人们还记忆犹新,即便不说出来,在心里也清楚得很。那时有句话说:三国尽归司马懿。
本来,国家一统了,应该有段安静日子过了才是,却不料,晋朝灭东吴的十一年后,八个皇族成员为了争夺权利而展开了你死我活的厮杀。这场恶斗,也顾不上天下和苍生了,战乱断断续续延续了十六年之久。烽火连天,土地荒芜,平民百姓苦不堪言不说,国家内耗,外敌自然睥睨。洛阳,这座夏、商、周、东汉魏晋两千多年的古都,现在处在内外不安宁的境况里,预示着更大的烽火。


尹阳河南岸有一座很大的士族庄园,它的主人叫左江,庄园便唤作左庄园。左庄园里有住宅,有农田、作坊、宗祠、学堂等等,范围几乎和整座左梁村重叠。
左江字公卿。他的曾祖父少年从军,跟随太祖武皇帝曹操逐鹿中原。那时曹操打了官渡之役,以不足两万之将士勇溃袁绍十万大军,进而平定北方。左江的祖父是高祖文皇帝曹丕麾下的将军,曾随军在魏的北方疆域大败鲜卑人,后又随司马懿南北征战。父亲左干数十载戎马生涯,奉命西征,后又千里南下,参加灭吴之战。由于战功卓著,被当朝皇帝恩赐了这座左庄园。灭吴后的第五年,也许是嗅到了朝堂及各亲王之间的火药味,也许是厌倦了左家长年卷入军事和政治的漩涡,左干告老返乡,全心经营这座庄园。那年左江十六岁。四年后左干重疾,临终前叮嘱左江远离朝政。二十岁的左江谨遵父嘱,挑起了庄园重任。
也是那一年,世祖武皇帝司马炎驾崩,其次子司马正度继位。不久后便有传言,司马衷有些痴傻,大权尽落外戚太傅杨骏手里。
那个期间朝堂暗潮汹涌,朝外清谈风日盛。为了表示清者自清,左干在时就在庄园里设立清谈台。平时一些熟习老庄学问的谈客们会到庄园里来饮茶,高谈阔论,吟诗作画,谈的都是些和朝政无关的事情,左干称其为“左园清谈”。左江接掌庄园的仅仅一年后,八王之乱骤起,已然是自身世外的左江,不得不佩服和感谢父亲左干的先见之明。


左梁乡里住着一户曾姓人家,男主人叫曾献工,女主人叫张二娘。夫妇俩养有一个女儿叫曾小蝶。曾家乃寒门,曾献工在左庄园当工匠,二娘当织布女。曾献工和二娘在小蝶之后还生过两胎,均不幸夭折。所以对独女十分疼爱。


小蝶小时候长得超级可爱,大眼睛,双酒窝,圆圆的脸,头上一对双平发髻。她常随爹娘到庄园里玩耍。当时等级制度森严,左家不让自家孩子混在寒门中杂耍。无奈小蝶实在太惹人喜欢,左家三公子左纳及二公子左民会趁家里不注意时偷偷去和小蝶玩。终于有一次,这二男一女小孩子玩起了过家家。小蝶该过哪家去呢?两个小兄弟争执了起来。左民以大卖大,说他是哥哥,该他娶小蝶才对。弟弟不服,说他和小蝶同岁,他们俩才般配。小蝶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在俩兄弟间来回看。左民长脸,一脸敦厚;左纳方脸,两眉俊秀。小蝶抿嘴笑了一声,小手指向了左纳。
“看见了吧,小蝶喜欢我!”左纳对着哥哥鼻孔朝天,一副胜者的得意样。
左民不语,眼睛里露出了隐隐的忧郁。从此,在这玩耍游戏里,他就常常缺席。那一年,他十岁,小蝶和左纳都是八岁。


好景不长,两年后,左庄园遭逢了一场离奇的火灾,左氏宗堂被烧缺了一个角,学堂也被烧毁了一间房舍。十三岁的大哥左玄在那场火里受了刺激,从此神经异常。十二岁的左民拼死帮父亲从宗堂里救出了祖先牌位。后来有话传出来,说左家和成都王司马颖有涉,招致东海王司马越部下嫉恨,所以指使人来放了那场毒火。当时,关中及洛阳数家士族已经开始离开北方南下,左江的好友,庄园总管焦裕仁劝说左江离开洛阳这个是非之地。然而左江念着祖辈的功勋,不忍放弃北方老家和祖产,说一动不如一静。还好,同年,关中纷乱;次年,惠帝被毒死,无人有暇继续关注和左家有关的无稽猜忌。等到怀帝接位,经历了十六载的八王之乱才终于平息。



二  三月心苍茫



曾小蝶从小聪明伶俐,喜爱诗书。可家境卑微,又是女孩子,无缘学堂。有心的她,从十岁开始,便会时常在庄园的学堂外偷听偷学,过耳不忘,回到家里再悄悄温习。这样过了一年多,有一次,小蝶又在窗外伫立偷听,被左纳发觉。左纳好奇,眼睛时不时往窗外偷视,终于引起了老师的注意。
小蝶被带进了课室。这位叫师庾的老师看着她,十分惊愕,遂试着考考她。不料小蝶对答如流,竟好过堂内的富家子弟。师庾遂跟庄主竭力说情,允许小蝶在学堂中跟班,并说小蝶可以顺便帮忙做一些堂内杂活儿。这样“半工半读”,庄主才勉强答应。


有一天,下课了,孩子们都走了,课室里只留下师庾和小蝶。
小蝶歪着头问:“老师,他们说您是孔子学生颜渊的后代?”
师庾点了点头:“嗯。论语里关于颜渊,你知道有哪些圣贤说的话?”
小蝶不暇思索就诵念了出来:“论语雍也: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师庾微微笑了,“小蝶,好样的!”


小蝶在庄主的私塾学堂里学到十四岁时,才华已经名贯乡里。左纳喜欢上了小蝶,小蝶也喜欢左纳。她不知道,比自己大两岁的左民,悄悄爱着自己许多年了。社会上门户等级观念很强,世族与寒门是不能联姻的。木讷的左民本来就不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加上他看出来左纳和小蝶互相爱慕,便把自己那份情感锁在了心房里。庄园很大,有的是秘密的角落。聪灵的左纳会通过一些玄秘的诗句,约小蝶出去幽会。这一切,左民都看在眼里。有一次,他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在一张宝贝纸上写了一首诗,把它呈给了小蝶。小蝶接过纸来,见上面端端正正写着四行字:


心中蒹葭 
远山苍苍 
我思伊人
日夜神伤


小蝶看完,问左民:“想知道我的看法吗?”
左民见小蝶感兴趣,当然愿意听听她的看法。
“这首诗,用了诗经典故,却不出诗经的意境。”
左民听了,脸色顿然暗淡,心想:自古男子喜欢女子,还能有什么新意可出?嘴上却说:“依你看,要怎么写才能超出诗经的意境?”
小蝶眼睛眨了两下,“你看这样如何?”说着便随口诵出:


蒹葭遮尹阳
三月心苍苍
忽然和风过
草低伊人现


左民不语,只呆呆地看着小蝶。
“怎么,我写得不好么?”
“不,你写得真好!好像……一幅画。我记下了。”
左纳正好走过来,见左民发呆,眼睛还不时看着小蝶,便问:“怎么了二哥?发什么呆呢?”
左民缓过神来,忙说:“哦,没什么。小蝶帮我改诗。她改得真好!”
左纳既好奇又纳闷:“哦,是么?小蝶,你帮我二哥改什么诗了?”
小蝶低调了起来,“我哪敢改左民二哥的诗呢?我只是临时瞎吟几句罢了。”
“吟诗?”左纳的神态忽然变得诡异,即时吟了两句:“后未河卵光,三柳不成行。”
小蝶双眼闪出两束灵光,捂嘴嫣然,把个左民搞得成丈二和尚。


左纳两句诗的意思,就是约小蝶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到尹阳河滩边那三棵柳树下见面。从那里北望,就是巍巍的洛阳都城了。
河滩往上,草木葱葱。簇簇野花,未开先香。忽然,几声雁鸣,只见早归的雁队从南而来,返回它们北方的家园。

小蝶看着大雁朝洛阳而飞,留下声声鸣唱在河间回响,突然有些发愣。
“怎么了,小蝶?”左纳问。
小蝶摇摇头,身上微微颤动了一下。
“你冷吗?”左纳问,忍不住碰了碰小蝶手臂上单薄的衣裳。
“没事。”
“大雁北飞,人却南去。”左纳吟说了两句。
 “什么意思?” 小蝶注意地问。
左纳说:“你知道吗,陆青留要随她父母去南方了。”
“去南方?你怎么知道的?”
“陆庄主特地来跟我父亲说的。我父亲挺舍不得他们走的。”
“那你呢?你也舍不得青留走吧?”小蝶一双敏感的眼睛盯着左纳看。

左纳被看得有些禁受不住,“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小蝶见左纳装蒜躲闪,便直接了当说:“哼,还装呢!你不是说,你父亲做主,要你们订婚吗?”
左纳被击中要害,竭力支招:“是啊,我父亲做主,又不是我愿意。”
“我看哪,你心里也痒痒着呢!”小蝶说着,把头甩向一边。
“怎么,又生气啦?”左纳连忙凑过去。有一年,学堂里演戏,他照着老师的本子背台词,对青留说:“我是西楚项羽,你就是那虞姬!”那时,小蝶就在一旁瞅着,小嘴顿时努了起来。
“生气?我什么时候生过气啦?”小蝶说着,心里却庆幸陆家要迁到南方去。说实在的,如果不然,左陆两家还真有可能会联姻!反观自己清贫卑微的家世,想和左纳成亲,不说左家绝对不依,就是自己的父母,也断然不会让自己去“高攀”的。这些天来,父母几乎每天骂里叮嘱,要她远离左家三公子;而左纳那头,听他说,也不轻松。想到这些,小蝶一阵怅然,却于心不甘。


庄园中心的铜钟响了起来,小蝶的眼睛里条件反射般地闪出一缕惊慌。
还没来得及把小蝶刚才的情绪稳定下来,又得要离开了,左纳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小蝶,没事,明天还这个时候,还是这里……”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旭日风天 2018-3-31 16:14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8-10-17 21:12 , Processed in 0.019808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