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 http://ydx.zzwave.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日志

贺梅案例法促进美国人权事业之实例

热度 4已有 2817 次阅读2016-10-14 05:30 |个人分类:贺梅案|系统分类:贺梅案回顾与现状

在《再论贺梅法案与某些海外华人的丑陋 》一文中,链接了我2007年5月12日写的一篇报道贺梅法案获得众议院通过》。当时,贺梅案的最终判决下达才3个月,很快就起到到作用,至少有两个田纳西上诉法院的案例根据贺梅案判例法恢复了父母的基本权利。

2007年5月写道

【贺梅案的判决作为控制性案例法已经产生了具体的效应,有数名被剥夺父母权的田纳西百姓因为贺梅案而重获作为父母的基本权利。参看In re Chelbie F., No. M2006-01889-COA-R3-PT (Tenn.App. 04/27/2007). In re Tiffany B., No. M2006-01569-COA-R3-PT (Tenn.App. 02/26/2007)。】

其中 In re Chelbie F.案情是 母亲 Anita跟父亲Kenneth在1997年生了个女儿Chelbi。该父亲肯尼斯有赌博等恶习。1999年母亲决定自己 move on. 2000年3月,父亲在法院申请探望小孩、提供抚养,未果。后母亲重新结婚,搬走。2005年3月,父亲发现母亲住在哪,第三次向法院递交申请,请法院批准探望并确定其抚养职责。在法院听证过程中,法官提醒母亲可以申请剥夺父亲的父母权。母亲果然行动,于2005年10月申请剥夺 Kenneth 父权。2006年7月,法院进行了审判。一个月后(August 4, 2006),法院毅然剥夺父亲肯尼斯父权。

对贺梅案基本了解的读者应该从上面看到相当的相似性。贺梅案中,2001年1月28日(贺梅生日),贺绍强、罗秦夫妇去探望贺梅,被贝克家赶了出来还叫来警察。两个星期后,2001年2月15日,贺邵强、罗秦前往少儿法院要求恢复对贺梅的监护权。之后,贺罗夫妇又多次去法院要小孩。听证时间本来是6月6日(四个月没到期),结果被延期到6月22日。结果,贝克声称贺家四个月没有探望小孩、四个月没有给抚养费,构成蓄意遗弃,申请剥夺贺罗父母权,切断贺罗与贺梅的一切关系。后来的事情是数年的艰苦努力。初审法官裘德斯判决剥夺贺罗父母权,上诉法院以100多页的详细论证维持原判。之后的相关法律论述参见我写的 Amicus brief by Dr. Dongxiao Yue filed with TN Supreme Court (父母权论述),以及 Hes' Final Motion to TN Supreme Court(抚养权必须立刻归还的论述),并对比田纳西最高法院的论断。

2007年1月23日,田纳西最高法院采纳了相关的法律论证,毅然否决了上诉法院的判决。不但恢复了贺罗的父母权,而且直接将抚养权归还了贺邵强、罗秦夫妇。田纳西最高法院写道:【Where, as here, the parents’ visits with their child have resulted in enmity between the parties and where the parents redirect their efforts at maintaining a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to the courts the evidence does not support a “willful failure to visit” as a ground for abandonment.】【This evidence overwhelmingly shows that the parents’ voluntary relinquishment of custody was entered as a temporary measure to provide health insurance for A.M.H. with the full intent that custody would be returned.... The evidence at trial showed that the parents have overcome many obstacles to achieve financial stability and are ably taking care of their other two children. 】(翻译略)


对比 Chelbie与贺梅案,两者的相似性显然。我在之前的文章也提到过,贺梅案之前不久还有个FRR案,是个对父母很不利的结果,那个案子里父亲的权利被彻底剥夺了。前后就差那么若干个月,Chelbie 案中的已经被剥夺父权的父亲肯尼斯的命运就完全不同。在贺梅案的法律精神下,田纳西上诉法院写道:【The Tennessee Supreme Court's decision in In re Adoption of A.M.H. controls the outcome of this case. Kenneth F. had filed and was pursuing a petition to establish his visitation rights and support obligations before the petition to terminate his parental rights was filed....In re Adoption of A.M.H. requires us to hold that the record does not contain clear and convincing evidence that he has abandoned Chelbie F. under Tenn. Code Ann. § 36-1-113(g)(1).

这个In re Adoption of A.M.H 就是贺梅案的判例法。上面上诉法院的判决大意是说贺梅案铁律如山,法院必须遵守。乃推翻原判,恢复肯尼斯父权。

当肯尼斯父女在一起诉说父女情深,他们也许不会知道贺梅案。但是他们父女能再次相聚,享受天伦之乐,而不是像 FRR中的父亲与子女一样成为永远的陌生人,却实实在在是贺梅案提供的救赎。

所以,我们说贺梅案的影响是跨国度、跨种族、跨宗教、跨阶级的贺梅案不光是维护了贺邵强、罗秦的这两个中国人作为父母的基本权利,也为维护美国田纳西州人民的父母权做出了贡献,促进了美国乃至西方的人权事业发展。贺梅案的精神目前可能还没有被加拿大法院引用。但都是普通法系,田纳西最高法院的判决也是可以参考的。

从2007年5月到现在,已经过去9年了。目前粗略查阅数据库,贺梅案判例法已经被引用数百次,绝大部分是上诉法院引用(注)。详情大家有兴趣的大家可以自行查阅。


注: 州这一级,一般来说低级法院的判决比较难找到,要花钱。上诉法院的则会出现在案例数据库中,因此实际引用次数应该不止数百。

路过

鸡蛋

鲜花
2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MingHao 2016-10-14 06:33
你可以去联系那对父女。谈谈贺梅案子,说不定你会有更多感触
回复 岳东晓 2016-10-14 06:36
MingHao: 你可以去联系那对父女。谈谈贺梅案子,说不定你会有更多感触
2017年可以搞个贺梅案十年之后的活动。到时邀请些相关人士。你这个建议很好。
回复 MingHao 2016-10-14 06:41
岳东晓: 2017年可以搞个贺梅案十年之后的活动。到时邀请些相关人士。你这个建议很好。
10年了!!! 不妨出本书结合美国华人的建议
回复 岳东晓 2016-10-14 06:44
MingHao: 10年了!!!
10年之后,我还在辛辛苦苦的普法。任重道远啊。

各种事件,我可以写N本书了。
回复 岳东晓 2016-10-14 07:10
MingHao: 10年了!!! 不妨出本书结合美国华人的建议
我这篇文章竟然是 2004年的

http://www.zzwave.com/home.php?mod=space&uid=2&do=blog&id=32440

唉!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7-6-24 04:50 , Processed in 0.028938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