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e.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为什么没人敢称呼你是“chink, Chinaman”了?

已有 796 次阅读2020-7-6 06:33 |个人分类:US|系统分类:转帖-时事政治经济

种族平等的推手──民权法案50年回顾
前一阵子,加州参议院提出SCA5案,拟允许公立大学招生时考虑族裔背景——所谓的“平权”,遭到华人同声反对,最后撤案。日前联邦最高法院又裁决密歇根州禁止“平权”并不违宪。这两件事显示了,今日美国种族平等观念深入人心,即使是以照顾少数族裔为名的所谓“平权”措施,也会遭到声讨。美国少数族裔争取平等运动,血泪斑斑,尤其是上世纪50到60年代的民权运动,波澜壮阔,影响深远,最后促成了国会制定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种族平等从此获得法律保障。民权法案的通过,民权领袖奋斗不懈固然功不可没,要不是没有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总统的大力坚持,法案能不能过关,难以断言。今年民权法案将满50年,现今再来回顾当年约翰逊总统背后周旋折冲的过程,鉴往知来,对于今后如何处理美国的种族问题,仍然深具启示。
■本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1963年8月28日25万名反种族隔离人士“进军华盛顿”,马丁·路德·金博士发表著名的演说《我有一个梦想》。网路照片
美国内战1865年结束,黑奴获得解放,战后通过了三条宪法修正案:废止奴隶制度、解放的黑奴成为公民、所有公民不分人种都享有投票权。照理说,种族平等从此得到了宪法保障,但是由于反动势力卷土重来,又使得种族平等严重倒退。内战后1865年到1877是战后重建时期,重建时期结束后,南方各州恢复州权,过去蓄奴的白人又重新掌控政府。南方各州和其他的一些州利用人头税、识字测验或其他类似的方法,让黑人无法获得投票权在内的公民权。这些州同时制定所谓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实施严格的种族隔离法律。联邦最高法院又“助纣为虐”,1892年在“普莱西控弗格森”案(Plessy v. Ferguson)裁决种族“隔离但平等”的原则并不违宪。从此南方地区出台更多种族隔离法令,甚至连在工厂、医院及军队都隔离,是否平等,则无人闻问。
种族隔离制度就此在美国存在了一百多年,直到上世纪50年代才有所转变。这个转变首先来自于联邦最高法院纠正当年的错判,1954年最高法院在审理“布朗控托皮卡教育委员会”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时,大法官一致裁决,种族隔离的学校并未提供黑人学生公平教育,因此公立学校应该要种族混合。1958年在“库柏控亚伦”案(Cooper v. Aaron)又裁决州的种族隔离法律违宪无效。与此同时,非裔美国人也展开了一连串的争取民权运动,民权运动在1963年8月28日的“进军华盛顿”达到最高峰,全美25万名反种族隔离人士齐集华府林肯纪念堂,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发表著名的演说《我有一个梦想》。
肯尼迪试水 几乎胎死腹中
民权运动初起时,当时的艾森豪威尔总统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并不是特别关心,国会虽然在1957年通过了一个民权法案,但是这个法案是“无牙老虎”,对于实施种族隔离的州起不了作用。最高法院裁定种族隔离违宪的判决,同样无法强制执行,要彻底废除种族隔离制度,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民权法案。
1964年通过的民权法案,其实是肯尼迪总统在1963年6月提出的,但是才一提出,争议即之而来。肯尼迪虽然对民权运动的理想表示同情,但是对于种族问题的争议,宁可回避,不愿硬干,担心强推民权法案,不但过关不易,而且会影响他要推动的其他法案。肯尼迪试著先挑容易的下手,希望立法废除识字测验等投票障碍,但是即使这样一个法案,就在参议院两度受阻,因为参议院那些南方“蛮牛”对议事阻挠手法早已经驾轻就熟,不会放行任何废除种族隔离的法案。肯尼迪提出民权法案5个月,法院仍卡在众院法规委员会——众院第一关就过不。就在此时,肯尼迪在德州达拉斯遇刺,美国换了新总统。
约翰逊孤注一掷 强势拉票
约翰逊1963年11月22日继任总统之后,内外面临了极大的挑战,民权法案卡在众议院法规委员会,几乎快成死案,根本没有希望进入全院表决。法案在参议院的前景就更不容乐观。事实上,肯尼迪提出的大部分法案都停摆,包括一项减税案延迟,8项拨款案搁浅和教育提议没有动静。国会还不是约翰逊的最大问题,他除了要确保新旧内阁能够顺利衔接,当时仍是冷战高峰,必须让盟邦对美国的局势安心,此外,肯尼迪暗杀案谣言满天飞,必须尽快调查清楚,向全美交代。
才接任没几天,约翰逊就展现了他的前任所欠缺的强势领导作风,他做出了大胆并且是极度冒险的决定:全力推动停摆的民权法案。在一次和幕僚彻夜讨论延续到11月27日清晨,有人劝他不要浪费时间和政治资本在一个注定失败的目标,他回答说:“去他的!不然当总统是干什么的?”当时他接任总统不到5天,肯尼迪家人和幕僚还没搬出白宫,他暂时在白宫旁边的行政办公大楼办公,总统大选不到一年内就要举行,决定推动这个争议性极高的法案可以说是孤注一掷。
但是约翰逊掌握了契机,利用全美哀悼肯尼迪的时刻,将推动民权法案当作是完成甘尼迪的未竟事业。当天稍后在国会演说,他用具体的行动取代雄辩滔滔,果断地宣示:“我们国家关于种族平等问题已经讨论太久了,我们谈了一百多年了,现在该是写下历史新的一章,(将民权法案)写入法典的时候了。”
约翰逊是参议院前多数党领袖,没有几个总统比他更懂得如何打入国会,以后也没有。当时民权法案卡在众议院法规委员会,法规委员会的主席霍华德·史密斯(Howard Smith)是弗吉尼亚州选出的种族隔离主义者,要让法案出得了法规委员会,唯一的希望是经由“放行请愿”(discharge petition)的程序,所谓“放行请愿”,是说如果一个法案因为委员会主席的阻挠无法排上议程,只要有过半数的众议员签名请愿,委员会就必须放行,将法案送到全院审查。约翰逊亲自出马拉票,当他发现有22名众议员因为受到压力迟迟不签请愿书,立刻要白宫接线生接通这些众议员的电话,他一一劝说。他还组织一支助阵大军——包括企业家、民权领袖、工会领袖、记者和国会盟友站出来拉票,他把国会共和党没有签署请愿书的名单交给马丁·路德·金,请马丁·路德·金对这些人下功夫,他指挥一名工会领袖向能够接触到的每个人设法劝说,他说:“如果我们在这个案子没法过关,我们什么事都做不成了。”
施压终于奏效,1963年12月4日,约翰逊就任总统不到两周,霍华德·史密斯让步了,但他不愿意法案从委员会被直接拿走,他私下同意开始审查法案,次年一月底审查完毕,送出委员会。霍华德·史密斯其实不太愿意遵守承诺,想在新年之后找个借口食言,不过最后还是在1964年1月30日将法案送到全院审查。

约翰逊总统签署民权法案之后,转身和马丁·路德·金博士握手。网路照片
利益交换 终让众院放行
法案出得了法规委员会,得力于委员会的共和党众议员克拉伦斯·布朗(Clarence Brown,俄亥俄州选出)和其他众议员坚持要史密斯放行。布朗的背后有众院共和党领袖查尔斯·哈勒克(Charles Halleck,印第安纳州选出)的压力,共和党的哈勒克会支持民主党约翰逊可能是因为“被收买”——说好听点是利益交换,哈勒克帮约翰逊一把,约翰逊则让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把研究机构设在哈勒克选区的普渡大学(Perdue University)。此外约翰逊毫不留情地公开批评“林肯的党”(指共和党)反对“放行请愿”,阻碍民权的进展,让众议院共和党党团不敢公然和舆论为敌。
约翰逊同时紧盯民权法案在参议院的进展。第一步先要把肯尼迪的减税法案通过财政委员会这关。减税法案是南方选出参议员手上的“肉票”,他们把减税法案绑架在财政委员会,要求行政当局放弃民权法案,不然减税法案出不了委员会。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哈里·伯德(Harry Byrd)刚好也是弗吉尼亚州选出的种族隔离主义者,不过伯德和约翰逊是多年好友,两人在白宫精心安排的午餐会上达成协议,只要约翰逊提出的预算案低于1000亿元,伯德就会“释放肉票”——将减税法案送出财务委员会。约翰逊强压政府各部门削减拨款,提出了979亿预算案,参院财政委员会在1964年1月23日通过,伯德投了关键的一票。参院全院在2月7日通过了减税法案。几天后民权法案在众院全院表决通过。

约翰逊总统签署民权法案的现场。网路照片
搞定参院 75支笔签法案
最后,约翰逊只差破解南方参议员的议事阻挠,就可以让法案在参院过关。参议院民主党领袖,佐治亚州选出的理查·罗素(Richard Russell)虽然是他的政治靠山,但是参议院向来非常重视独立运作,总统不能公开干预,约翰逊得透过他的代理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 Jr.)。汉弗莱是约翰逊的得意门生,以后的副总统,负责督导法案的进度。约翰逊交代汉弗莱,参议院共和党领袖,自视甚高的埃弗雷特·德克森(Everett Dirksen,伊利诺伊州选出)是让共和党投票终止辩论的关键人物:“你和我要争取到埃弗,这需要时间,我们会争取到他。你要下决心花功夫在埃弗·德克森身上。你要让他分一杯羹,让他很有面子。你不要让那些(自由派)无政府主义者说服你不要和德克森见面。你要去见德克森,和德克森共饮,和德克森聊天,听德克森说话。”
约翰逊要求汉弗莱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克·曼斯菲尔德(Mike Mansfield)要随时向他报告进展,一再催促采取更积极的策略。汉弗莱说:“总统抓著我的肩膀,快把我的手臂弄断了。”约翰逊不断地演讲、呼吁,要求参议院照众议院的“强力版”通过,而不要讨价还价之后的“掺水版”。
经过约翰逊的“胡搅蛮缠”、“利诱”和“威胁”,十几位参议员转向,最后参议院终于在6月10日结束辩论,打破有史以来最长的议事阻挠。参院全院随即表决通过法案,约翰逊在1964年7月2日签署生效。为了纪念这个历史的一刻,约翰逊用了75支笔签署法案,签完之后将笔分赠给支持法案的国会议员如汉弗莱和德克森,还有民权领袖如马丁·路德·金。
种族隔离制度 一夕土崩瓦解
约翰逊紧接著乘胜追击,推动通过1965年投票权利法案(Voting Rights Act of 1965),扫清了阻挠有色人种投票的各种障碍,实现平等参政
民权法案生效之后,随即被反对人士告上法院,希望翻案。不过最高法院1964年12月对“卡岑巴赫控麦克朗”案(Katzenbach v. McClung)和“亚特兰大汽车旅馆控美国”案(Heart of Atlantic Motel v. United States)两案判决,民权法案禁止公共设施实行种族隔离并不违宪。判决一出,种族隔离制度土崩瓦解,保守南方面貌一夕改变,仅仅50年前还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不同种族,今日早已水乳交融,习以为常。
虽然有的评论认为约翰逊对于民权法案的贡献大部分只是象征性,就像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一样,不是阿姆斯特朗,也会有别人踏上月球。但有时即使是象征性也有实质意义,特别是总统的高度。约翰逊让民权法案起死回生,促进了民权运动的进程。所以尽管约翰逊因为扩大越南战事,声望下跌,1968年放弃竞选连任,由于内政成绩斐然,他仍然被许多后世史家视为美国历史上伟大的总统之一。
(编译自《大西洋》月刊、History.com、Wikipedia.org)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0-8-7 05:14 , Processed in 0.036934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