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e.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子皮 | 我们眼睛掠过的种族主义

热度 3已有 1000 次阅读2018-7-31 04:23 |系统分类:转帖-时事政治经济

(笔者是物理女博士!)虽然来美国不少年了,但是我并不知道很多美国的历史。我印象中的美国历史,几乎永远停在我很多年前来美国之前就知道的光彩鲜亮的几页:华盛顿,独立战争,林肯的盖兹堡演说,阿波罗登月,马丁路德金,里根时代冷战的胜利 ….

所有不那么美好的篇章都被我在有意无意间忽略掉了,例如吉姆克劳法。直到前几天开车回家,我在收音机上听到一个故事

讲故事的是一个年老的黑人女性,她叫芭芭拉﹒科林斯﹒鲍伊(Barbara Collins Bowie, 和英国著名摇滚歌手大卫﹒鲍伊一个姓)。她今年70岁了。她一生大部分时间从事护理职业,受过护理方面的大学教育,近年来致力于开发老年护理机构。1994年,在一次事故后,鲍伊需要很长时间休养,在休养期间她开始写作,其后有诗作发表。她和丈夫鲍伊博士共同创立了 “鲍伊奖学金” ,资助孩子们的艺术教育。鲍伊现居德克萨斯,是德州科比市的市议员 —— 科比市的历史上第一位非裔市议员。

 zzwave.com

芭芭拉﹒科林斯﹒鲍伊

鲍伊1948年出生于美国南方密西西比。我听到的鲍伊的故事,讲的是她小时候的事情。

故事里有这样一些情节:“…… 小时候,每次上街之前,妈妈都反复提醒我:‘芭布,上厕所,上了厕所再出门。’ 我听了很不耐烦 :‘我明明刚上了厕所,为什么还要去?’ 直到有一天,我和妈妈在店里买东西,妈妈已经挑好了几样东西,我忽然需要上厕所。妈妈只好放回去所有挑好的东西,领着我走了好几条街,才找到”有色人种厕所“。然后再回到商店,重新挑选我们要买的东西。到商店替我买衣服或鞋,妈妈必须知道我的尺码。因为有色人种不许试衣服。买回去如果太大或太小,也不许退。走在街上,妈妈总是要拉我的手。我当时已经十多岁了,这样被妈妈拉着手很不好意思,但妈妈坚持这么做 —— 因为如果一个白人走过来,妈妈会马上把我拉到一边,给白人让路。

几年后,有一天,我从外面回来,邻居们对我说:‘赶紧上医院去吧!你妈病了送医院了!‘ ——我长了这么大从来没有去过医院,妈妈总是用一些家庭土办法治病。我和匆匆赶到医院,看到妈妈在急诊候诊室,非常虚弱,好像马上要晕过去的样子。她一直在剧烈地呕吐,直到吐出血来。是邻居们把她送到医院 (我父亲已经在四年前去世)。我问邻居他们几点来的,他们说是下午两点。而当时已经5点半了。我对急诊室值班的护士说:’我妈妈病得很厉害,她已经等了三个半小时了,能不能快点看医生? ‘护士冷冷地说:‘医生现在有别的病人,没空。’

直到晚上9点半,当所有的白人都看好了,才轮到妈妈。这时,妈妈突然开始吐血,大口地吐血。于是他们匆匆把她送到5楼。我和弟弟赶到5楼,但医生不让我们进去,让我们明早再来。我非常想抱抱妈妈,告诉她 ‘我爱你’。 因为我以前没有这么做过。

第二天清早我们来到医院,医生告诉我他们要给妈妈做手术。他们还是没有让我们见妈妈。当他们把她推到手术室时,我从人缝里看见了她脸的侧影——她的眼睛肿着,里面有眼泪。我们在手术室外等了很多很多小时,后来一个医生出来了,告诉我和弟弟:‘对不起,你妈妈没有挺过来。‘……”

芭芭拉﹒鲍伊的哥哥,杰西﹒詹姆士﹒戴维斯 (Jesse James Davis), 曾勇敢地参加了1961年的 “自由乘车者“ (Freedom Riders) 运动,抗议当时南方违背最高法院判决的种族隔离。“自由乘车者“ 们在南方,遭到种族歧视的警察、三K党、和许多暴民的袭击,暴徒们殴打和平的“自由乘车者“ ,对其中的白人更狠毒地单挑出来殴打,似乎是警诫白人不可同情黑人的民权抗争。一次暴徒们砍坏了巴士的车轮,强关车门然后往车里丢燃烧弹,企图烧死车上的示威者 (幸而车上有一个便衣联邦秘密调查员,用枪吓退了暴徒)。

芭芭拉当时只有13岁,并不完全理解 “自由乘车者“ 抗议的意义。几年后母亲去世后,她才明白了:所有这些抗争,并不是仅仅为了餐馆和公共汽车上的权利,而是我们生存的权利。

和大多数今天美国的中国科技移民一样,我们一来美国就生活在沿海,我们居住和上班的地方,有很多少数民族和移民;我们邻居和同事中的白人,很少有种族歧视者。当听到芭芭拉﹒鲍伊的故事时,我感到很震撼。让我震撼的不仅是这个悲哀的故事,让我震撼的还有我自己多年的无知和狭隘。如果我能够多了解一些美国历史,多关心一些我亚洲小圈子以外美国的事情,那么我也许不会忽略掉这个国家过去的不公正,我也许会感知到这个国家今天巨大的危险。

芭芭拉母亲在60年代遭遇的不公,绝不是历史上最坏的。在美国民众的抗争下,60年代黑人的境遇,比早先已经有了不少改善。让我们倒退十几年,到二战刚结束的1946年。

1946年2月12日,一个叫艾萨克﹒伍达德 (Isaac Woodard)的26岁的黑人青年,乘坐灰狗长途车,从佐治亚前往北卡罗来纳州。这位年轻帅气的青年还穿着军服,因为他刚刚退伍。三年半前,伍达德应征入伍,参加二战保卫祖国。他参加了太平洋战争中的多次战役,表现出色,获得四枚军功章,并提升为中士。现在他光荣退役,正在回家和亲人团聚的途中。长途车在佐治亚奥古斯塔休息时,伍达德和司机说他要去洗手间,司机开始不高兴,两人顶了两句,但司机还是同意他去了。然后一路平安无事。直到车到南卡罗来纳州,司机突然叫来了当地警察。警察们把伍达德带下了车。然后把伍达德关进监狱,指责他在公车上喝啤酒。没有人知道当晚发生了什么。人们知道的是:第二天早上,伍达德的双眼永久地失明了。后来医生的检查报告说:他的两个眼球 “被抠出来了”。伍达德同时开始失忆。后来他记忆部分恢复时,他回忆说警察长斯卡尔 (Lynwood Skull)拿棍子戳他的眼睛,因为他说 “是的 (Yes) 而不是 :” 是的, 先生 (Yes, sir)失明失忆的伍达德被带到法庭上,法庭判他有罪,罚款50美元。伍达德要求看医生,三天后他才被带到医院,受到一些普通治疗。

三个星期后,伍达德的家人报告了他失踪的消息。经过努力后终于找到了他。把他送往一个军队医院。不久后,“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NAACP)报导了伍达德的故事。引起全国很多人的不满和愤怒。美国著名电影导演、编剧、演员和作家奥森 · 威尔斯 (Orson Welles, 《公民凯恩》的编导和演员)出离愤怒,一连很多天在电台上播讲伍达德事件,但是南卡罗来纳州没有任何反应。

事发七个月后,“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的秘书见到了总统杜鲁门,向他报告了此事。据说杜鲁门听后 “气炸了”。 第二天杜鲁门写信给司法部长,要求调查此事。

很快,南卡罗来纳州法庭起诉了警察长斯卡尔和其他几个警员。但是,法庭上除了灰狗司机,没有传唤其他任何证人,被告的律师公然在法庭上用种族主义的恶言辱骂受害者伍达德。警察长斯卡尔承认他用棍子戳伍达德的眼睛,但他声称那是“自卫”,说伍达德 “用枪威胁他”。然后全是白人的陪审团判定斯卡尔和其他警员无罪。

伍达德搬到了北方。销声匿迹。1992年,73岁的伍达德死于纽约一所老兵医院。

警察长斯卡尔后来平安无事,1997年,卡尔在95岁时去世。

 zzwave.com

艾萨克﹒伍达德(中)在法庭上

伍达德的故事和他本人一样,似乎在以后的岁月中销声匿迹。美国没有多少人知道伍达德的故事。其实,有很多很多类似的故事一样很少为人所知,包括更早时期、更为残酷的故事。

今天说起吉姆﹒克劳法和南方种族歧视, 人们脑海里出现的往往是公共汽车和餐馆的种族隔离。其实,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南方的种族主义,比这些要残酷得多。

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后,南方经历了大约10年的重建时期。这期间联邦法案为所有南方黑人提供公民权保护。但19世纪70年代,随着联邦军队的撤出,南方种族主义者重获权力。吉姆﹒克劳法就是在这个时诞生的。吉姆﹒克劳法诞生于1876年,直到1965年才被废止。

吉姆﹒克劳法早期几十年最为残酷的,是美国南方对于黑人的死刑。白人暴民们时常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将他们认为有罪的黑人用残酷的方式处死,警方通常对此不闻不问。

 zzwave.com

印第安纳1930年私刑处死黑人Thomas Shipp 和 Abram Smith

一个鲜为人知的私刑的例子是1818年玛丽﹒特纳 (Mary Turner)和她未出生的婴儿的死亡。玛丽﹒特纳生活在佐治亚州,是一位年轻的黑人女性。

当地有一个白人农场主叫做汉普敦﹒史密斯。史密斯为人贪酷,所以雇不到农工。于是史密斯贿赂警察,给警察钱,然后让警察把强制劳动的犯人送到他农场替他干活,史密斯把他们像奴隶一样对待。

有一次史密斯殴打了当地平民玛丽﹒特纳,因此玛丽的丈夫威胁特纳他要报仇。玛丽的丈夫被告上法庭,全白人的陪审团判他有罪,用铁链锁着送到史密斯庄园上劳动。

替史密斯干活的一个黑人叫约翰森。因为掷骰子被判罪而罚到庄园干活。约翰森经常挨打,因为各种原因,包括有一次他因病拒绝干活。有一天,约翰森搞到了一把枪,打死了史密斯,打伤了他太太,然后逃跑了。

当地的白人团开始大追捕。两个星期内,白人暴民至少因此杀死了13名黑人。他们捉到了玛丽的丈夫,把他吊死了。

身怀8个月身孕的玛丽悲痛得几乎丧失了理智。她走到外面,大声说她丈夫和史密斯的死没有任何关系,说她要把杀害她丈夫的人告上法庭,让警察把这些暴民都抓起来。

玛丽的哭骂激怒了那些暴民。他们冲向玛丽,把她抓起来。然后绳子绑在脚踝上把她倒吊起来,往她身上倒上汽油,点火烧。一个暴民用刀割开她的肚子,8个月大的婴儿掉到地上,微弱地哭了两声,然后一个暴民冲上去,用脚跺碎了婴儿的头颅。

 zzwave.com

近一百年后,2010年五月,一个纪念牌在当年玛丽被残杀的地方附近竖起,纪念玛丽、她的婴儿、和当年被残杀的黑人。2013年7月,人们发现这个纪念牌上被打了五个枪眼。

 zzwave.com

……作为二十世纪末来美国的华人移民,我们中很少有人知道这些故事。我们中大多数人都相信,种族主义和种族暴力在美国已经绝迹。

事实上,比起玛丽的二十世纪初、伍达德的二战后、芭芭拉﹒鲍伊的母亲的六十年代,美国确实发生了巨大的进步。但是,当我们宣称种族主义在美国已经绝迹时,我们可能宣称得太早了。

2015年,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21岁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迪伦﹒卢弗 (Dylann Roof),冲进查尔斯顿一个黑人教堂,一边骂着种族主义的脏话,一面用枪扫射。他杀死了9位黑人。

 zzwave.com

查尔斯顿教堂死难者

 zzwave.com

查尔斯顿教堂杀人者卢弗

两年后,2017年8月,美国佛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发生了民粹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示威游行暴乱。一些示威者高喊:“迪伦﹒卢弗是我们的英雄!黑鬼们滚回非洲去!” “x你们!黑鬼!”混乱中有一辆车冲进人群,压死一位32岁的妇女,19人受伤。

然后川普总统说:两边都有错。那些夏洛茨维尔暴乱者中也“有很好的人”。

 zzwave.com

夏洛茨维尔右派示威者

2018年3月14日,美国全国范围内发生了学生走出课堂纪念一个月前佛罗里达高中暴力枪击事件死难者的活动。迪伦﹒卢弗上高中的妹妹摩根﹒卢弗,在社交网上写道: “你们TM的想干什么?我希望这是一个圈套,让你们统统被射杀!让那些走出课堂的黑人统统被杀掉!”

当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时候,美国无数人,包括我自己,相信种族主义在美国已经成为历史。后来的八年中,我们曾对所有认为种族主义在美国依然存在的言论感到厌恶,我们认为那是夸张甚至是逆向歧视。直到这一年半,我们才知道:种族主义没有死。有一段时间我们不太看见它,也许它在冬眠。种族主义冬眠在人们的心里。当气候合适的时候,它会醒来、生长、壮大、繁衍。

去年的一天,在一个微信群,我看到了这样一段对话:群员A:比如美国的黑人就像是老鼠一样的,他们的种不好。群员L:美国黑人也有很不错的!

群主Z:L,你这种无聊的对话模式要说明什么?色盲是应该的,它反对的是以肤色看人。但现在左派和假右派的逻辑已经远远超过以肤色看人,而是以肤色颠倒黑白:否定白人带来的文明,拿黑人等中的少数个体(在白人管理的体制下)创造的成绩来证明该族裔整体的毫不逊色。二战后著名的犹左博阿斯和他的学生就是这么造假,证明太平洋岛国的文明与欧洲同样先进的,这是更恶劣的。

群员L: 别人说:“比如美国的黑人就像是老鼠一样的,他们的种不好”。我说:“美国黑人也有很不错的”。 这有问题吗?
群主Z:L:问题大了,你恶意歪曲别人的原意。我根本没有兴趣和你这种极端黄左讨论问题,你最好自己知趣滚出这个群

这个群主Z先生,是小有名气的一个美国华人移民。大约上世纪八十年代来到美国,他宣称自己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近两年Z先生以挺川普和批白左为题,在社交媒体和电台上发文、发贴、建群、访谈。

前不久,从别处看到Z先生关于种族隔离的一段评论:

“马丁路德金是左派,但他信上帝,所以个人没有问题,但引发的社会运动对美国和黑人本身害处很大。举个例子:种族隔离时代黑人的双亲家庭占85%,黑人社区井井有条;现在单亲家庭占85%,黑人社区吸毒偷抢杀人不断。因为打破了种族隔离,黑人精英都跑掉了,剩下的就是土匪统治了。

我不认为种族隔离是好事,但应该先让他们管理能力提升了再放开,对美国和对黑人都好。但白左们等不及,而且为了多元化鼓励黑人坚持自己的陋习,靠救济,这样他们就会给靠民主党,给他们投票。现在他们对待非法移民和难民也是如此。"

Z先生也许忘了,当年美国的种族隔离,不是在黑人和其他人之间,更不是在非法移民、难民和其他人之间,而是在白人和有色人种之间。华裔属于有色人种,包括Z先生和他的孩子,他孩子的孩子,孩子的孩子的孩子……

当种族主义在这个国家醒来、生长、壮大、繁衍的时候,你、你的孩子、你孩子的孩子会被按照 “有色人种”对待,即使你头戴MAGA的红帽,即使你每周末都去到教堂。你、你的孩子、你孩子的孩子可以是玛丽、伍达德、芭芭拉﹒鲍伊的母亲。那个时候,是否还有你所深恶痛绝的有色人种协会和白左、圣母婊来帮助你,为你不平?

也许还有。如同世界上的种族主义和各种仇恨不会那么快消失一样,人类的正义和友爱也不会那么快消失。

伍达德事件之后,奥森 · 威尔斯在电台上说:“伍达德在二战中为我而战,现在我能做的就是为他而战。 我有眼睛,他没有。 我在收音机里有声音, 他没有。我生来就是一个白人,直到美国的有色人能像我一样被看作一个完整的公民,我没有闲暇去享受自由 ——享受包括有色人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捍卫的自由。 直到有人打倒我、弄瞎我的那一天,我永远背负着对伍达德前的债。“


 zzwave.com

奥森 · 威尔斯于1992年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量化金融工作。近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文综》和《侨报》等。获2018北美华文法拉盛诗歌节奖

(Source:=https://mp.weixin.qq.com/s/hPNxjM-FaCL1V0rjmAjgfQ)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岳东晓 2018-8-3 05:53
前些天,联邦调查局局长说中国人是美国社会最大的威胁。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fbi-warns-of-chinese-spies-nationals-in-us-how-to-protect-yourself-2018-6?r=UK&IR=T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8-10-20 09:30 , Processed in 0.023352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